菜单总览

诺贝尔奖得主布莱恩·科比尔卡教授在2017年度入学典礼上致辞

  • 2017.09.10
  • 新闻
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布莱恩·科比尔卡(Brian K. KOBILKA)教授在2017年度入学典礼上致辞。

尊敬的徐校长、老师们、同学们以及各位来宾:

   很荣幸在此向2021届学子们致辞。

   未来四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学习的日子将会为你们的未来打下基础。在这里,你们不仅能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还能结识一群老师和同学,他们将对你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就我而言,我入学的第一天就在生物实验室遇到了我未来的妻子Tong Sun。她对我个人以及职业的影响无人能及。

   然而,我并没有任何智慧之言能保障人生的成功。我只能告诉你们对我有效的方法。

   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获得了诺贝尔奖。诺奖是对我的认可,认可我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我很欣慰,我的同事们因足够欣赏我的工作而代表我去游说。然而,我完全不认为自己出类拔萃,了解我的人们也会这样认为。

   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能够说明一个普通人取得一定的成功是多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这些因素包括努力、坚持、运气以及家庭、朋友和同事的大量帮助。当我回首自己的职业生涯,我很惊奇天时、地利以及人和经常会眷顾自己。

   我仔细回想我的职业生涯,希望为今天刚入大学的你们提供一些讯息。

   我认为以下四个因素对我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

   首先,我找到了自己的热情所在,也就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以及想要追求的具有挑战性的目标。

   第二,我能够找到在职业生涯不同阶段为自己提供指导的榜样和导师。

   第三,我认清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并且找到了扬长避短的方法。

   第四,我掌握了生活的平衡,即学术研究之余享受充实的家庭生活。

   我的第一个榜样是我的父亲。我在明尼苏达州的利特尔福尔斯长大,这个地方人口只有7000,我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童年。我的父母很相爱并且相互扶持。他们都没有接受大学教育。我的父亲经营一家小面包店,我的母亲是家庭主妇,她也在面包店兼职蛋糕装点师。

   在我的记忆里,我父母从未给我压力,要求我学习出色或从事任何特定职业。我认为这是他们给予我最好的礼物之一。他们给了我一个空白的画布,让我以自己的速度进行创作。

   随着我逐渐长大,我意识到父亲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我赞赏他的职业道德、他为人的技巧、他的幽默以及他对家庭的贡献。

   他的面包店是一个相对复杂的小生意,每天24小时营业,每周营业6天,因制作种类多样味道可口的烘焙食品而生意兴隆。为此,我父亲必须能够做面包店的每一项工作,因为如果有人请病假,他必须能够填补空缺,不论白天还是夜晚。他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做,从烤面包到管理账目和薪资,如果需要,他还得操作洗碗机。我相信他的成功归功于他的技能全面、职业道德、幽默感和激励人们尽其所能的能力。我曾努力模仿他的经营模式来管理我的研究小组。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下定决心想要成为一名医生。我亲眼目睹我们这个小乡村社区对医生的至高敬意。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能够以别人都做不到的方式帮助老弱病残。我尤其敬佩我的儿科医师。

   通常,对医学的兴趣会激发对科学的兴趣,因此我于1973年秋天进入明尼苏达大学德卢斯分校学习生物与化学,为进入医学院做准备。在大学的第一季度,我遇到了第二个最具影响力的榜样,我的生物学教授康拉德·福尔林。

   福尔林教授鼓励本科生参与研究,正如我们对你们的希望一样,他还欢迎我去他的实验室进行发育生物学的项目研究。由于他缺少资金从事研究,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教学,他对研究很有激情,在他选择的项目上以及自己有限的资源使用方面很有创造力。

   很快,我发现自己真的很享受解决相对简单的技术问题和生成数据带来的挑战。与此同时,研究课题并不十分令人满意,因为它主要是描述性的。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但是我之前对目前正在解决的这些问题并不感兴趣。

   尽管我发现自己对基础研究产生了兴趣,但我还是申请了医学院和几门研究生课程。我仍然幻想成为一名医生,如果我无法进入医学院,研究生课程是一个备选项。当收到耶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我觉得很意外。

   在耶鲁,医学院的所有学生都需要写一篇基于原创性研究的论文。为了完成毕业设计,我研究了轮状病毒的基因多样性,它是儿童肠胃炎的常见病因。同样地,这个课题主要是描述性的,并不让人觉得充实。然而,在耶鲁我接触到了国际知名的不同领域的科学家的研究。

   我开始考虑,是否能在研究上投入足够多的时间。我当时能在机械学层面和分子细节上回答重要的生物学问题。就是这时候,我决定将研究作为职业。然而,这一机遇还得再等等才来。

   我在巴恩斯医院进行临床实习时,对重症医学产生了浓厚兴趣。送入重症监护室(ICU)的病人通常情况都很不稳定,需要立即进行干预,经常还要服用药物,作用于G蛋白偶联受体。G蛋白偶联受体是一类特殊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最终成为了我研究生涯的核心所在。

   作用于G蛋白偶联受体的药物是用来控制血压和心率以及消痛的。出于对重症医学的兴趣,我应聘做心脏病学研究员。我对于杜克大学的项目特别感兴趣,杜克大学允许研究员先在基础研究实验室里工作几年,之后再来完成临床实习。

   此外,我是和罗伯特·莱夫科维茨教授共享的诺贝尔奖。杜克大学罗伯特·莱夫科维茨教授实验室当时在做一项开创性研究,研究G蛋白偶联受体,它能响应肾上腺素。这给了我机会进行基础研究,还是在跟心血管学、重症医学相关的领域。

   我在莱夫科维茨实验室的头几周并不顺利,还挺伤自尊。我从一个经验丰富、能干的医生变成了一个新手,而我周围是一群天赋异禀、经验老道的年轻科学家。

   莱夫科维茨实验室跟我在本科阶段的研究经历非常不同,莱夫科维茨辅导学生的风格跟康拉德·福尔林也相去甚远。一共有20多名博士后研究员和少数几名研究生,实验室的资金倒很充足。

   在实验室的头几个月里,我一边学习基础技能,一边意识到该重点克隆2型肾上腺素受体(β2AR)的基因。这是我当时正想做的项目。这是一个机会,能分离G蛋白偶联受体的基因,而我一直都在追踪这些ICU病人身上的G蛋白偶联受体。这是个机会,能够探知这些蛋白质在分子层级如何工作。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努力学习分子生物学,而所有试图分离基因的努力都失败了。虽然罗伯特·莱夫科维茨在分子生物学经验不丰富,不能在实验细节上帮到我,但他非常会鼓舞人心。他给我灌输了一个印象,就是他相信我会成功。他教会我一个道理,只要在尝试过程中学到了东西,失败不是什么事。

   1986年,我们最终成功分离了β2AR的基因。这是一项科学突破,如果说解开G蛋白偶联受体的工作机制是拼拼图的话,这就是第一块拼图。当时,我知道自己渴望一窥全貌,看看所有这些蛋白质在分子层面上如何偶联。1986年,我找到了自己所热衷的目标,开始追寻它,并最终成为了我接下来的30年中职业生涯的基石。

   1990年,我在斯坦福建了自己的实验室,继续做这项极具挑战的工程。17年后,2007年,我的实验室获得了β2AR的晶体结构,为拼图加上了重要的一块。2011年,我们拼全了整个拼图,获得了β2AR激活自身细胞质信号伴质的晶体结构。我认为,这些科学成就应归功于许许多多天赋异禀的学生、博士后研究员和全世界的合作方所付出的辛勤努力。

   各个领域里的同事都给了我辅导、建议和合作。我倍感荣幸的是我妻子东山时不时在实验室里和我一同工作,持续30多年,提供了专业上、脑力上和情感上的支持。

   我的研究生涯收获颇丰,体现在这些角度:发现了新知识,与许多天赋过人甚至咄咄逼人的学生及博士后研究员一起共事,与各国科学家建立了友谊,以及,也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有相当的灵活度来支配时间,与家人共度。

   我的职业路径使我走上基础生物医学研究的道路,而你们的职业路径可能会使你们走向不同的方向。

   世界还面临诸多挑战,包括:

•      中东和非洲的战乱目前还看不到尽头

•      与北朝鲜的核冲突危机

•      贫困:近八亿人没有足够的食物或治疗可治愈疾病的药物

•      气候变化: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我们可能可以结束战争、防止核冲突、减少全球贫困,但气候变化可能变得难以挽回。我这代人忽视了气候变化这一威胁,把难题留给了你们这一代。不幸的是,美国总统现在不足以为世界提供足够的领导能力了。解决气候变化需要各个学科里有创新力的人们齐心协力,包括科学家、工程师、教育者和政治家。

   我希望你们中会有人考虑从事解决这些挑战的工作。

   最后,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学业有成,为自己的未来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