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凤凰网专访校长徐扬生:深港融合大湾区才有真正前途

  • 2018.12.27
  • 新闻
凤凰网财经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首任校长徐扬生。

        凤凰网财经讯(彭彬 实习生李军媚) “深港之间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文化方面、科技方面、教育方面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 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首任校长徐扬生在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表示,深圳和香港实现融合,粤港澳大湾区才真正具有前途。

 

        大湾区有利于深圳教育发展

        凤凰网财经:您是一位创新的教育改革者,香港本身是一个非常有教育优势的地方,而对于深圳来讲,其实缺少的就是这种基础的科研创新,那大湾区形成,对深圳教育有什么样的意义?

        徐扬生:其实深港之间的资源交流与共享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文化方面、科技方面、教育方面。所以一个大学也好,一个科研机构也好,你要得到真正发展是要有一个腹地的,比如我们说哈佛,它如果是局限在当地的美国府省,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它不可能成为一个世界著名的大学,这是从香港的大学或科学研究机构来说,就是这样,没有腹地,很难做到世界一流。

        另外从深圳的发展讲,很需要好的大学,广东省也是如此。拿北京举例来说,比较好的大学我数一下就是三十几所,国家级研究院所的话,大概200多个。我建立学校的时候,我自己做调查,深圳当时只有一所像样的大学,国家的研究院几乎没有,所以它的科研方面的力量,教育方面的力量是严重缺乏,与经济发展很不平衡。

        这种不平衡,对这地区长期发展是会有问题的。当时我们就想,能不能用香港的资源,国际的品牌,真正跟深圳内地这边的生源,科研的环境,创新的氛围结合起来,举办一所国际化的研究型大学,我们创建这所大学的初衷是这么开始的。

        建校的时候我讲过这么四句话。第一句话是“一腔热血”。第二句话是“百年大学”,我们办的大学不是10年,20年的大学,我们的规章制度也好,校舍也好,设备也好,我们都是按百年大学建。第三句话是“千载品牌”,我觉得质量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们大湾区这个地方非常强调的一件事情。第四句话是“万世良心”,教育是良心的活。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大学和城市之间会有哪些更好的碰撞?

        徐扬生:大学跟城市之间是有呼应关系的,这个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大学对一个城市来说,它是文化的土壤,也是新思想的源泉,更是培养人才的一个摇篮,所以一个好的城市肯定要有好的大学。

        你去看美国波士顿地区,它的房价一般不会下去,原因就是它有一批好的大学在那里。硅谷也一样,硅谷房地产发展得很好,主要是因为创新科技和大学,而创新科技又跟大学有联系,所以大学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从美国的芝加哥到洛杉矶,再到波士顿都能够反映这个现实。

        对于深圳,理想的状态是大学跟社会,跟企业,跟产业界更加紧密一点。我觉得应该允许教授们自己到社会,到产业界发挥作用,能够融入社会,这种活动对学校的科研发展也是件好事情,对科研人员,对社会的贡献都是好事情,一定要让科研人员能够从机制上保证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当一个社会的发展离不开这座城市里的大学时,这间大学就成功了。

 

        深圳最大的特点是年轻包容

        凤凰网财经:您认为深圳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

        徐扬生:深圳这个城市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独特的城市。我觉得深圳已经成为国内,甚至世界上的一个著名的创新科技中心,其理由大概有下面这几条。第一,深圳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城市,这几年平均年龄在28-31岁之间,这么年轻的城市在全世界是非常少的,因为创新的载体是人,有梦想的年轻人。深圳聚集了这么一批有梦想的年轻人,这是一个最大的创新资源。

        第二,深圳是个移民城市,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外地人。全世界的真正有创新意识城市基本上都是移民城市。纽约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纽约本来那个地方其实也没多少人,一个地方发展起来就是要有一批外地人。上海上世纪的20年代30年代也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因为是移民城市,所以很包容。深圳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地方,我非常喜欢。一个包容的地方就是会发展的地方,当一个地方开始排斥外地人的时候,这个地方的发展就开始停止了。人家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这里有一个伟大的胸襟。

        全中国各个地方都有他们当地话,只有深圳是没有深圳话的,深圳人都说四面八方的普通话,普通话都不标准,但是大家都听得懂,它就是这么一个包容,宽容的一个社会。有些地方你外地人过来,叫他乡下人,深圳从来没有人会说你是乡下人,因为所有深圳人,都是乡下人,无非有的早进城,有的晚进城。

        第三,深圳创新科技中心还有一个很好的天然的条件,它具备世界上最完备的制造产业链。这个产业链能够使设计,创新、软件、制造有机地联系起来,有效地成为产品,这是其他地区所没有的。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如果没有创新科技驱动的话,这会有大问题,美国是如此,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所以中国的创新科技源头在哪里,我个人非常看好深圳。

        深圳这种动态的创新的环境,勇于冒险,勇于挑战的文化,以及宽容的社会,是其创新科技发展的根本源头。

 

 

        深圳香港应真正实现融合

        凤凰网财经:港珠澳大桥已经开通了,开通后拉开了整个大湾区的发展和展望,您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将在大湾区发展中起到什么样的角色。

        徐扬生:人工智能在我看来,目前还是初步的阶段。 人工智能怎么会一下子这么热,主要是因为大数据,大数据上来以后,给人工智能带来很大的动力与资源,人工智能在大湾区的发展将会有很大的前途。我感觉人工智能的直接应用大概应该在下面几个方面:

        第一个是金融业。因为金融业会用到很多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这部分我觉得金融业的应用是非常直接的。

        第二个是医疗。因为医疗的大数据是产生了人类健康、甚至人类文明一个非常大的变革的一件事情。

        第三个就是城市和交通,交通是城市的一部分。现在很多人叫做智慧城市,大湾区这块是城市网比较密集的一个地方,所以怎么去把人工智能用到交通方面、车辆的管理方面、城市的规划方面,使我们整个湾区更加智慧,我觉得这个是在下面的5年,10年当中会有很大的进展的三个领域。

 

        凤凰网财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如火如荼,您认为深圳和香港应当如何实现协同发展?

        徐扬生:我觉得香港的发展,前面的30年、40年也是发展得非常好,尤其是回归以后,但它的重点是在金融,在服务行业。

        深圳重点有点不一样,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今天的大都市,它主要的强项是在创新科技,因为它是一个移民城市,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源源不断的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各地奔向了深圳,组成了一个移民的创新文化在里面,所以这个状态跟香港有点不一样。

        我们今天说大湾区的发展,不能说是深圳在哪些地方可以帮香港,或者香港有哪些地方可以帮深圳,我们不能这么静态地看,我们要看20年以后的大湾区,那个时候深港是真正基本上融入一体了,在那个时候大湾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香港有一批世界级的高等院校,有一批很高层次的创新设计人才,香港有一大批专业人才,这对深圳来说都是非常需要的,大湾区今后的发展是需要这些人才的。

        所以我的认为我们现在应该着手培养20年后大湾区所需要的顶级人才,考虑香港深圳共同的人才资源、教育资源、医疗资源,这些社会资源应该共享,思考如何把它运作起来,协调起来。如果能够真正共享这些资源,我觉得今后的大湾区才有真正的发展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