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课程推荐 | 这门课,将为你打开古典乐大门

  • 2020.01.09
  • 活动
很多人一说起古典音乐,就会觉得它高冷、艰涩、听不懂。其实古典音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每个人都有享受它的权利。在日常生活中,它也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20年,一门全新的音乐类通识课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园里正式开启。

 

由香港作曲家、音乐家陈永华教授亲临课堂教学,通过对Music in Western Civilization的系统讲解,带给大家古典乐以及西方音乐文化的专业认知,从多个独特的角度,讲解音乐、人文以及西方历史。

 

 

为什么要学这门课?你知道欢乐颂背后的意义吗?你了解肖邦为什么多愁善感?当你去德国被问到莫扎特,你能谈出什么?…

陈教授的话——

“了解西方文化,最直接的方式是音乐。如果要学西方文化及了解他们,最好是通过音乐。因为音乐表达了他们不同时期的,不同的历史文化以及社会的转变。到今天,所有发展的城市都已有交响乐队,有歌剧院。但为什么交响乐队、歌剧院、音乐厅这么重要呢?这个课程就会慢慢告诉你们。我们今天所说的西方文化其实就是欧洲的文化,北美文化像美国或加拿大都是过去两百年才出现的。我们今天所听的贝多芬、莫扎特等基本都是奥地利、德国、法国这些国家的最重要的文化的发展,当然还有意大利。

这门课能带给你的不仅仅是音乐知识主修音乐的同学当然会喜欢音乐,不是主修音乐的同学,知道一些音乐知识也是非常重要的。假如你是念工商管理的,你的公司派你到意大利谈生意,谈完之后,意大利人晚上邀请你吃晚餐,肯定请你听个意大利歌剧。你不能什么都讲不出来,也不能回应意大利歌剧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行的。如果你到德国,德国人讲完了正事,很容易晚上请你听他们最棒的柏林爱乐。如果在奥地利,他们请你听维也纳爱乐,你怎么都要讲一点点贝多芬、勃拉姆斯。能讲得出一点点这些,它也表示你的文化水平比较高。比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欢乐颂》,并不单单是德国人的一个东西,是一个全球性的。

所有人都懂《欢乐颂》,但不单单是唱,你知道背后的意义吗?你知道为什么肖邦的钢琴曲那么多愁善感吗?莫扎特好厉害,厉害在什么?

这个课程透过音乐也看其他的东西。比如巴洛克的音乐,大概1600至1750年,跟它的建筑有很密切的关系。所谓巴洛克就是一种建筑风格。古典派时期,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他们是有一种人文的精神,浪漫派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发挥,他们的文学非常棒,例如德国文学家戈登,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文人。然后到法国的印象派,那么对印象派的画了解吗?

我这门课,没有要求你会看五线谱,也不会教五线谱乐理这些。我们是从文化了解西方音乐。将来有人请你去听古典音乐的时候,你懂得反应,懂得讲一些作曲家、一些作品。反正这些音乐你都常常听到,在广告音乐里面也有用,只不过你不知道原来是来自古典音乐。其实古典音乐只是我们现在给这种音乐的标签,在他们那个时候这些就是流行音乐。我也会讲到20世纪西方流行音乐的诞生,告诉你们它是怎么发展的。”

 

陈永华,香港作曲家、音乐家。除了管弦乐、室乐及合唱曲创作,其作品当中亦有诗歌、儿歌、话剧及电影音乐;他的九首交响曲,其中七首由雨果制作有限公司出版;由香港小交响乐团,香港中乐团及俄罗斯的两队交响乐团灌录唱片。

陈氏获奖无数,当中包括1981年美国“国际双簧协会作曲比赛首奖”、1988年日本“入野义朗纪念奖”、香港艺术家联盟颁赠“1991作曲家年奖”、1992年度香港十大杰出青年、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1997 本地正统音乐最广泛演出奖”及“2004及2007最佳正统音乐作品金帆音乐奖”。

陈氏为香港管弦乐团首位驻团作曲家,曾指挥该团首演他的第五交响曲《三国志》、第六交响曲《九州同》及其它管弦乐。他亦曾指挥香港中乐团于2004年首演其第七交响曲《长城》,以及于2007年首演他为管风琴, 合唱及香港中乐团创作的第八交响曲《苍茫大地》。演出陈教授作品的乐团有美国克诺斯四重奏、瑞典鼓猛打敲击乐团、伦敦火焰乐团、俄罗斯圣彼得堡交响乐团以及阿根廷、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大陆、德国、匈牙利、意大利、日本、韩国、波兰、罗马尼亚、新加坡、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士、台湾、英国及美国等地的乐团。

陈教授教学热诚充盈,1986-2006年间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1992年出任其音乐系系主任及2001年为香港首位华人音乐系(讲座)教授。2007年,出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高级学术顾问及其创意及表演艺术中心总监。2009年担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人文及法律学院副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