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活动回顾 | 祥波夜谈:意见分歧的哲学

  • 2019.3.13
  • 新闻
意见分歧是生活的常态。科学理论、历史评判、道德标准、审美情趣……意见分歧无处不在。当我们和认识水平相当的人在某个问题上产生意见分歧时,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呢?

        三月一日晚,祥波夜谈第四期 “意见分歧的哲学” 如期举行。祥波书院邀请到了来自我校人文社科学院的王沁博士作为主讲嘉宾,王沁博士是通识和哲学讲师,在元伦理学、认识论与语言哲学方面有着深入研究。在本次讲座中,他以认知对等体(Epistemic Peer)为主题,深入浅出地用当代哲学理论剖析意见分歧。

        讲座刚开始,王博士就举了个生动的例子:“考完试以后对答案,发现自己的答案和同学的不一样”,来引出讲座的主题——认知对等体之间产生的意见分歧。

 

        何为互相对等的认知对等体?王博士总结如下:

        (1)对问题的认知和掌握证据的情况和自己对等。

        (2)当评估某个证据的时候,与自己投入了对等的努力。

        (3)和自己的智力、理智德性对等。

        (4)互相认可对方的认知情况和自己对等。

 

         “每个人都无法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

        “你们能百分百确定我是男性吗?大家现在或许可以很肯定的回答这个问题……但如果你们答错了要被切掉一只手,还会百分百确定吗?”

        ——即便在显而易见的问题上,人们对自己观点的确定程度也会在0%-100%之间波动。

 

        当认知对等体不同意你的看法时,如何理性地调整自己的立场来回应?是坚持己见、跟随他人的观点,还是寻求某种妥协?针对这个问题,王博士介绍了四种不同的观点。

        1.等权重观点 Equal Weight View

        我们应该将我们的确信度调整到自己与认知对等体的中间。

        2.坚持己见观点 Steadfast View

        坚持己见意味着坚持最初的信念,而不会在面对意见分歧时做出改变。这种观点似乎意味着,即使先后遇见了100个与自己意见相悖的认知对等体时,仍应该坚持己见。在某种意味上,坚持己见可能稍欠理性与谨慎。

        3.正当主义观点 Justificationist View

        若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有完全的自信,即使那些权威高于自己的人给予我们质疑或否定,我们也不应因此而动摇。王博士对此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牙疼,那么他就是牙疼。即使其他人都说他牙不疼,他也不应改变想法。”当然,现场也有同学提出不同的观点:“自己觉得疼,不一定是真的疼”,比如心理因素导致的疼痛。在探讨过程中,在场师生们拓宽了思维广度,并切身体会了什么是“意见分歧”。

        4.同时降级观点 Simultaneous Demotion View

        当与他人发生意见分歧时,同时降低自己对自己观点的确信度,也降低他人作为自己的认知对等体的确信度。

 

        讲座期间,王博士对以上四个观点的论述可以说是干货满满,引人深思。讲座结束后,现场师生都对意见分歧有了基本的认知与了解,许多同学们对这个主题的探索仍“意犹未尽”,纷纷走到讲台前,继续和王博士一起探讨……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热切的讨论声中,此次哲学氛围浓郁的祥波夜谈也迎来尾声,圆满落幕。

 

 

        活动感言

        此次夜谈中,王博士向我们介绍了在面对观点分歧时四种可能被采取的态度,并且分析了它们的优劣。期间最让我开心的事就是许多同学都积极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甚至是质疑,因为这样无疑能拓宽我们的思维,推进我们的思考深度。我非常期待下一次的祥波夜谈!

        ——2018级理工学院、祥波书院 陈家祺   

 

        很高兴能够参与此次祥波夜谈!这是一个充满哲思引导和思维碰撞的座谈。王博士很耐心的解答同学们热情的提问,保持与听众们平等的沟通。同学们的参与感也很强,能够紧跟主讲人的思路,主动提出自己独到的见地。席间也包含了很多接地气的生活的例子,让深刻的哲学思考变得平易近人。听毕讲座感觉自身收获颇丰,对处理同辈间的意见分歧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 2018级经管学院、祥波书院 谢梦菲

 

        Dr. Wang brought up the topic of peer disagreement and introduce four methods. He also illustrated the correlation among disagreement, peer, and belief. Conclusion comes that if any two of them exists, the third term would be doubted.Then we went on further discussion on which view could be better. Equal weight view trys to take the average as the outcome, steady view takes a hard stance that we should stick to our stated assertion since it comes from our own perspective. Justificationist view doubt whether they are still peers if real disagreements exist. Finally, simultaneous demotion view probably is a more moderate way.There is no absolute answer to this question. Presented with those methods, we discussed their effectiveness and feasibility. Numerous examples and interesting ideas were brought out which inspired us a lot.

        ——2018级理工学院、逸夫书院 章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