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海外故事】新加坡国立大学暑课感想

  • 文字:仲韩啸 林仲豪 程博扬 图片: 仲韩啸 程博扬 李依洁
  • 2019.09.11
  • 新闻
酷热的七月里,我们踏上了赴南洋求学的路途。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短暂又充实的五个星期里,我们感受到了这座亚洲第一学府包容的氛围,接触到了东南亚文化的别样风情,也在一次次的讨论、研究、田野调查中收获了成长。

前言

       酷热的七月里,我们踏上了赴南洋求学的路途。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短暂又充实的五个星期里,我们感受到了这座亚洲第一学府包容的氛围,接触到了东南亚文化的别样风情,也在一次次的讨论、研究、田野调查中收获了成长。

 

01 国大环境概况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新加坡当地人简称“国大”),是全亚洲最富盛名的学府。国大的布局和香港中文大学很像,整座学校以一个个学院为单位分布在高低起伏的小山丘上。

 

 

       这次的FASStrack Asia项目中,我们被分配在两个不同的宿舍区:一个是Raffles Hall书院,这也是国大的本科生宿舍;另一个是Alice and Peter Tan书院(不是Peter Pan),这个书院位于国大的新宿舍区UTown,据说是给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宿舍,设施比较新。两个宿舍区用一个link bridge相连。

 

(Raffles Hall  仲韩啸摄)

 

(高楼为UTown宿舍区  仲韩啸摄)

 

       也许是因为国大身处东南亚,在国大生活并没有让我们觉得不适应。新加坡华人居多,学校食堂、便利店、附近的社区都能看到很多华人。日常的沟通交流没有障碍。由于文化背景相通,当地华人非常愿意帮助我们。

 

       有一次我们去便利店问路,顺便买了一瓶洗发水。收银员是个华人大妈。特意说:“以后有什么问题呀尽管来问我。不一定非要在我这买东西。” 还有一次在外面的集市上买东西,马上要下暴雨了。同学没有带伞想横穿一个小区赶回国大(不然要绕很远)。向一个从门口走出来的华人老大爷求助,他非常爽快地折回门口用他的卡替我刷开了门禁。热心的华人们让我们在新加坡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国大的UTown是一个美食环绕的地方。美食广场FIne Food、快餐Subway、一人茶餐厅“Spice Table”……品种齐全,而且价格便宜。校内10新币就能达到“大餐”级别,而街上一顿饭有时需要15甚至20新币。

 

(物美价廉的套餐  仲韩啸摄)

 

02精彩课程

       作为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学,国大的课程有着非常严格的学术要求。然而,课上的各种挑战也帮助我们快速地成长……

 

(Field Trip合影  程博扬提供)

 

       Malay Culture and Society这门课的教授是个热情的马来人,带着Singlish口音,再时不时掺杂着马来语的课堂,并不是那么的好懂,但庆幸的是,课程主要展开形式是fieldtrip,教授带着我们走遍了新加坡的“小江南北”,感受各样的马来风情。所有马来人都信仰伊斯兰教,所以我们去了清真寺,围坐在一起听着年老的主持分享他的人生阅历,为我们揭开了伊斯兰教神秘的面纱;我们去了马来历史文化博物馆,见证了几千年来新加坡这块土地的变化和发展;去了电视台Mediacrop,马来专栏的媒体人们热情地给我讲述节目背后的故事。

 

(Field Trip合影  程博扬提供)

 

       Fieldtrip的形式对于文化理解层面的作用比苍白的文字要更加有力,亲眼见到了新加坡马来人们的生活,才能切实体会到课堂上描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 也正是因为这堂课,我们有幸去到了这些富有文化色彩,而在旅游攻略上却不会被提及的地方。Fieldtrip有烦恼的时刻:白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考察后,夜晚赶pre到原地入睡。然而和来自世界各名校的朋友们共同交流、同台竞技,尽兴而不乏挑战性。有些同学不善言辞,但思想交汇时的光芒让我们肯定了自己的可能性,而这份既得的勇气将使我们放下畏惧。

       最后一节课上,教授提及了primordialism(原生主义)的问题,在被问到是先将自己视为一个Singaporean还是Chinese(华人)的时候,大部分的新加坡华人同学选择了Chinese,这可能也是新加坡给我们带来亲切感的原因之一了吧。

 

03 结语

       在国大度过的五个星期就像赤道地区的海风:流过的汗水造就了它的微咸;收获的欢乐与成长成就了它的清凉。这里的点点滴滴,我们不会忘记。

 

(FASS全员合影  李依洁提供)

 

 

文 | 仲韩啸 林仲豪 程博扬

排版 | 仲韩啸

编辑| 仲韩啸

图 | 仲韩啸 程博扬 李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