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与 Eliot 的采访:新创公司与人生

  • 2015.11.27
  • 新闻
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创新创意创业中心创办人及处长Dr. Eliot Gattegno谈论关于CIDE (创新创意创业中心简称)的现状与未来

       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创新创意创业中心创办人及处长Dr. Eliot Gattegno谈论关于CIDE (创新创意创业中心简称),新创公司与人生 

By Grace and Layla (关越&王唯羽)

       About CIDE

       很多学生对CIDE (创新创意创业中心,以下简称CIDE)十分好奇,想更多的了解CIDE。CIDE的使命是什么?CIDE会给学生提供些什么?

       我们的使命是帮助学生发掘超出自身现有的能力,并且做到比自己设想中的更多。CIDE 的理念是提出问题,友好地对待他人和努力实现。CIDE提供着多元化的实践课程和研究室,来全面发展“干得出色,做得有益”所需要的理解和技能。CIDE 的所有研究设施和各种项目,也是为了配合学生和教学职员发现并发展具有突破性技术而设计的。我们还提供给学生各种行业合作伙伴的实习机会,以此来激发更高 的领悟,也同时是大家一个探索世界的机会。另外,我们还投资超过3百万人民币给学生新创公司,于此同时提供大量的合作工作室,实验室,法律服务,和有意义 的导师制。

       创新,设计和创业是一些比较广泛的概念,你可以帮我们定义一下这些词吗?

       CIDE是有意地广泛概括这些词的概念,CIDE希望给学生机会自己来定义这些概念。这样学生会明白这些概念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再通过我们提供的机会把这些意义联系起来。CIDE不会告诉学生去想什么,我们引导学生如何自己去探索和发现。

       您能帮我们简单总结一下CIDE现有的研究课程?

       我们课题的范围从情绪智力和生物创业技术再到娱乐性的棉花糖挑战。一个最主要的例子是 我们最近举办的设计挑战赛。我们知道游戏是孩子最好的学习方式,但并不是所有玩具都适合每个孩子。对于一些孩子的特殊需要,比如一些有身体残疾或者学习困 难,玩一些现有玩具都是不可能的孩子。我们让学生接受挑战,去问一些关于“我们该如何发明玩具和游戏去帮助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使他们有更好的机会去独 立和成功?”学生们所设计的一些玩具和游戏,是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创造通过游戏来学习的机会。学生们通过这个挑战和全球各地一些志趣相同的人来交流,投入 他们的时间,开拓他们的技术技能和创造性来帮助世界上那些没有那么幸运的人。

       您下一个主要的活动是什么?

       12月份我们将和深圳市政府主办一个国际创新创业节。我们将邀请麻省理工大学,哈弗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拥有杰出教授级别的教授们来共同参与。届时他们将作演讲,介绍他们的课题,以及参与小组讨论。

       我注意到所有的海报都是同一个风格,有文字但是没有图片。

       我们的海报是一种表达CIDE的方式:我们在意的是内容。一些海报用漂亮的图片吸引你 眼球,但内容也仅仅停止在此。我们更愿意关注我们在做什么,以及你可能感兴趣的东西。例如我们的海报是:“从一个身价亿万的生物技术企业家身上学习如何创 立生物技术公司” 如果你对生物技术或者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有兴趣,那么一起吧!

       如何定义一个学生的设计是好是坏?如何鼓励支持他们?另外,我们怎么申请这些课程?

       CIDE看待一个设计是以这个设计是否具有“正面影响”的潜力来判断。不存在好或者坏的设计。只是对CIDE来说有些设计是更明智的,而有些是不那么有意思的。有的设计的确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这门课程需要通过申请的原因。可以发送邮件给CIDE的邮箱cide@cuhk.edu.cn进行申请。让我们知道你的想法,你如何认为你的设计更具有正面影响,为什么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实现这个影响的人。同时,告诉我们你方便面试的时间,我们将会和每位申请学生见面来了解他们的想法,然后做一个可行的计划来实现他们的想法。

       About Prof. Gattegno 

       从您21岁就开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随后还有几个其他的公司。您能告诉我们关于您的公司和您个人的经验及兴趣爱好吗?

       我体验了多种不同的公司类型,包括汽车,房地产,食品和饮品,零售业,公益机构,并且 最近分别在一家生物技术创业公司,一家风险资本公司,和一家全球供应链和物流公司担任顾问一职。但是那些早期建立的公司始终会让人最印象深刻,对于我来 说,这些是与创造,教育和技术有密切关系的。我成立第一家公司是为了推广我钟爱的现代音乐和艺术教育,在接下来的8年,我作为机构的董事长,公司在4个大 洲16个国家上演了上百场的音乐会,得到了来自具有世界级声望的基金会的拨款,在多所领先大学获得了“驻校艺术机构“的机会,包括哈弗大学,斯坦福大徐, 哥伦比亚大学。公司通过文化交流还获得了巴西政府颁发的“为艺术奉献”的嘉奖。第二个对我个人来说富有意义的公司,是当年我在哈弗大学作博士后研究员时建 立的。我和我在校的工程师伙伴开发了音波分析软件,可以把声音直接转换成可载录标记。这个软件同时又以网站和App形式存在,可以让用户收集,管理和保存 所有关于分析音乐声音的资讯。软件采用可定制搜索方式,同时通过“wiki”的模型;这样用户不仅可以自定搜索,而所有建立的数据在任何时候都是免费的。 最后要提的是我认为最有意意的经历,那是很多年前我创办并管理了两年的一所音乐学校,创办这个学校是为了在波士顿超低收入地区受严重虐待和被遗弃的孩子 们。这个学校至今已经帮助了数百个孩子,学校的存在更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和改善了超低收入地区的环境。孩子通过学校,通过音乐和艺术,得到了更温暖开心的成 长,学到了世界美丽的一面,学会了正确面对困难,学会了通过努力则可以改变。让我欣慰的是,许多的孩子在学校的帮助下考到了很好的学校,有了可以开始更好 人生的机会,而且他们也继续以不同的方式帮助着其他有相似经历的孩子,成为了一个良性循环。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意外的收获。 

       是什么吸引您来香港中文大学(深圳)?

       绝对是学生。自从我去年春天来学校访问,我极大程度被学生的好学吸引了。 他们有很强的求知欲望而且热忱地感受这个世界。当我和校领导见面时(徐校长和罗校长),我被学校CUHK(SZ)的教育计划震撼了,同时感受到他们的热 情。哪怕我只是刚刚来学校不久,我也有回家的感觉。我很荣幸我能成为CUHK(SZ)的一员及创立CIDE。

       您正在教大二学生“如何开动新创公司”这门课程,您是如何教他们的?您是否是教一些详细的理论知识还是更多注重实践知识?

       “如何开动新创公司”这门课程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可以完全利用在港中大(深圳)所获得的 一流学术教育的机会。“如何开动新创公司”是一门实践课,这门课程没有论文,没有小测,没有期末考试。但是“如何开动新创公司”对很多学生来说是最有挑战 性的一门课。我们采用翻转课堂的形式,意味着学生用课下的时间通过教学视频来体验所有的教学内容,然后把在线教学内容带到课堂上加以运用。学生可以开发一 个产品或服务的原型,写一个商业计划书,去训练在30秒钟讲述他们公司的故事,做一个关于他们商业两分钟的视频,和建立一个稳定的方案平台。这门课程最终 是让每个团队快速准确地向风险投资者传递他们的想法,以至于得到实际投资的机会。这个学期在“如何开动新创公司”课堂里已经产生了7个已建立公司,在苹果 app商店上出售第一个由我校学生开创的app,以及一个注册专利。

       下个学期您将开设哪些课程?

       我将继续开展“如何开动新创公司”课,这门课程将会向全校学生开放,录取以面试结果为效,不运用GPA制度。CIDE也同样将提供一系列的基础入门学科。2016年的课程主题包括编程介绍,智能硬件,可穿戴科技,生物技术创业。

       你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吗?

       我的亲家是我在中国和国外所见过的最传统的中国家庭。在中国,也因为工作和一些中国商 人坐在一起,听他们举杯大喊“干杯”。所以,我想我还了解一些中国和中国的文化。通过在中国工作和做教育的这些年来,我已经比较详细地了解学生和家长的价 值观,以及他们更想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我不仅想要帮助学生实现他们的梦想,也想帮助学生发现到比自身现在更强的能力,帮助他们做到的其实比他们想象中 还要更多的事。“能者达人所不达,智者达人所未见”。

       About Entrepreneurship 

       深圳和硅谷的创业环境有什么不同?

       硅谷是一个成熟的创业经济体,人们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浓缩在一个创业区域。深圳 相对来说还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因为它独特的位置,拥有大量的机会可成为一个定义上的全球创新和创业中心。带给学生的也是很高的大胆创业空间和相对较小的竞 争。在这里的学生也拥有着可以规划和定形整个区域以及经济体的机会。如果你对创新,设计,创业感兴趣,没有比现在就扎根深圳更激动人心的事情了。

       现在有种观点是中国的大学生还太小,不能成为企业家,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

       每一个企业家都要在人生的某个时段开始创业,不论是18岁或者是58岁。创业永远不会 容易并且一个想法需要通过很多年来实现。越年轻开始创业,就有更多的时间。今时不同往日,特别是对创新型行业来说。所以年龄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 是,你有一个很棒的想法,产品,团队和执行力。如果这些你都有了,还等什么呢?

       如何开始创业在中国和美国的不同?

       不论在什么地方,当你开始你的新创公司,你就要占领一个市场,一个缺口。CIDE培养学生要用全球性的思维去思考,意味着从超本地化着手,但关注于全球化的影响。这样来说学生的创业不仅可以在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存活发展,甚至是全球市场。

       您会提一些什么建议给想创业的学生?

       彻彻底底不做不行,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创业激情。如果想要成功,就要为付出一切。一当我看到这点,我将会投入所有CIDE的资源来贯彻这个想法。

       您认为文化和环境对创业来说重要吗?

       让我们从我们所说的文化是什么定义开始。我认为你指的是公司文化。如果是,我建议你阅 读一篇Brian Chesky的文章,上我创业课的全部学生都读过这篇 “Don’t fuck up the culture.” (标题大意:不要搞乱了我们的文化)。文化是一种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课程为什么要面试学生,而不是看他们的GPA。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 课程和研究班都控制在18-22个学生。我们希望每一位学生都很好地认识了解对方。这是一种可以向他人学习并且了解自己的最好方式,对我们老师来说也是一 样。再来说环境对创业是否重要,那一定是重要的!因为环境会影响行为。CIDE的所有场地都是一种环境,都在鼓励和培育学生进行实验。我们的 WonderLab看起来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场地。当某件东西掉落在地上,或者你打翻你的饮料,这都不是大问题,因为你要“清理干净,学习吸取,并继续前 进”。这也是一句CIDE相信并运用的隐喻。

照片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