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张昊东:毕业只是一种学习形式结束的象征

  • 2018.05.15
  • 新闻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首届本科毕业生系列访谈 。

采访&撰写:杨曦

张昊东(前排右二)与港中大(深圳)学生参加剑桥暑课

张昊东毕业自湖北省 宜昌市第一中学

毕业去向:与团队共同创业,推出Outing Travel轻旅互助平台

      0)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这是乔布斯的至理名言,也是张昊东的座右铭。

 

      1)

      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刹,未来4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半知的,特别是配上一个计算器的时候。

      在CUHK-Shenzhen的日子有 4 年,有 1460 天,有 35040 小时,有 2102400 分钟。

      在CUHK-Shenzhen 一年里有三个假期,每学年有一个暑课,每学生可以争取一次交换的机会。

      在CUHK-Shenzhen要修满120个学分,在大二有八个专业可以选择,在大四有升学或就业两条路可走。

      可以选择搭乘早班车上课赶着末班车回舍的4.0生活,也可以选择跑遍 OSA 混熟 CPRO 码着各种推送邮件的 social 社团生活,或者是选择与自己的另一半窝在研讨室里看看电影在夕阳的映射下依偎着 走回宿舍的罗曼蒂克生活。

      机会是平等的,时间是共享的。

       张昊东用他的四年,印证了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无限可能性。

 

      2)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并不是张昊东高中三年奋斗的第一目标。

       他参加了香港大学和武汉大学的自主招生,高考的失利和自己对国际化环境的追求让他最终选择了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当他 4 年后回看这所当时处于“蛮荒”状态甚至没有自己宿舍的学校时,他最想说的话却是 “Thanks for everything”。

       不是所有人都乐于去宽容一个新兴事物的成长,特别是当你要辛勤耕耘最后却只能看着他人坐享其成的时候,大部分的人更倾向于抱怨而不是投入其中参与建设。张昊东选择了后者。比起消极被动地吐槽学校种种不完善,他更愿意亲自动手去改变现状。于是在他还未正式踏上龙岗这块土地时, 他就有了要组建一个英语社团的想法。“当时就是想建一个可以一起学习英语,share 自己学习经验 的社团。”后来他也的确做到了,甚至做的更加出色。英语社团EA 发展成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最活跃的 英语社团,在这里聚集了一批与他一般同样热爱英语乐于分享的人,并且他们仍在将这种热爱不断传递给所有的CUHKSZer。即便已经缔造过如此辉煌的学生社团,EA 对于张昊东而言并不是大学课余生 活的终点,恰巧,在4年后看来,这只是他践行 share 想法的一个起点。

 

      3)

       “上大学以前没有明确的想过创业,至少,没想到这么快。”

       在回忆起 Outing 的开始时,张昊东并没有像常规人物传记的传主一样细述 Outing 理念的起源来自 一个神秘的故事或是暗藏已久的想法。“当时就是两个人吃饭的时候聊天,聊着聊着就想着可以先这 么去做,然后就真的这么去做了。”即便当时没有过任何创业的经历,也没有太多预设的想法,但是 当天晚上张昊东就用 ppt 将有关于 Outing 的所有想法进行了整合。再到后来,事情的发展看上去就 变的顺理成章:做第一份融资报告,正式上线发布第一版网站,发布「一周成旅」主题圣诞活动 ····· 当然,这也只是看上去。就像俗话说的人们只惊慕成功时的明艳,而在整个创业的进程 中,从来就不会有“顺理成章”这么轻易而戏谑的词汇出现。

       自 Outing 的创立开始,似乎就预示了整个创业的历程将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在团队组建的初期,张 昊东远在哥本哈根进行交换。从东一区到东八区,需要跨越的却不仅仅只是7个小时的时差。“创业 其实是一个非常快节奏的东西,你需要不同的人赶在某个时期很给力的顶上去。” 于是他们只能在 无数个深夜打着越洋电话来确认每一个 design 的细节和想法,在忙着学校里各种 pre 的间歇马不停 蹄的赶着下一次活动的方案,“有一次我发现突然打不了电话,一查才发现,原来手机早就欠费了” 当张昊东再次回想到那段艰辛的创业时,总是带着无奈却有点小小幸福的语气说起,大概那种感觉 就像是父母亲在提到自家孩子的时候,无奈却又是幸福的。

        这样的远距离沟通,从东一区到西五区,断断续续持续了大半年。

        在此期间,除了要克服远程距离沟通的不变,更多的是 Outing 团队的变动与磨合。

 

      4)

        “你有看过 ’兄弟连’ 吗?我觉得我们跟他蛮像的。”

        “AJ、文涛,两位重要的联合创始人,Annie Charlsy,两位新加入的伙伴,能聚集到他们真的非常不 容易,他们是值得我去 rely on trust on 的人。”

        “创业过程中的陪伴并不仅仅只是一起做一个创业项目,以后分股权拿分成。更多的是相互扶持、相 互成长的过程,in every aspect of life。”

        ······

        如今,CIDE 里的张昊东再次看向他周围环坐的 Outing 伙伴们时,总会不由自主的感慨万分,然后 如数家珍般细细道来他们每个人的性格特点,每个人的高中往事,每个人在加入 Outing 后蜕变的点 点滴滴。你能够感觉到这群人和张昊东是密不可分的,即便他们有些人刚认识不过一两年,即便他 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一样的文化背景,但他们共同对于 “Connecting Sharing Empowering” 理念 的认同和他们的践行,会让你预感到,他们终是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天地。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各自拥有着自己的价值观,有着不一样的信仰和理想,然后各自忙忙碌 碌干着自己的事情,对于那些特立而优秀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所以当你看到如今 Outing 的时候, 会尤为惊讶,在这样一个狭小闭塞充斥各种粉尘的空间里,能够汇集这样一批各有才华却又能融洽 合作的青年才俊。你会很不由自主的期待这群人能共同创造出怎样的未来,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惊喜。 尽管你已经能猜测到他们的人生一定会是精彩的,但是你也很愿意选择相信他们是能够让你 out of expectation 的。

 

         5)

         一天中每个人被给予的时间都是相等的,每个人的选择是不同的,自然,得到的结果也就不一样。 “Gpa 对我来说够用就可以,可以让我申请暑课,或者参加交换项目。我也不用去申研或者求职。明 确这些东西以后,我就可以支配我的时间了。”

         “curiosity,interest··· 这些决定了我的 utility function”

         与大部分人尚且处在懵懵懂懂不明未来的状态不同,张昊东总是有着一个明晰的目标和方向。

          因此,他早在高中时就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从而强迫自己开又练英语模仿 native speaker 的又音,他 会提前计划好所有的学分安排以便在大四时能尽可能多的为自己的课外生活留下足够的自由时间,

         他会选择通过上课不断的提问反思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学习效率从而减少不必要的课后预习复习 ······这些细小的零零碎碎就像是乔布斯又中的“dots”,而也正是像他所说的“ One day you look back, you can connect all the dots”。张昊东和他的 Outing,就是这些 dots 的串联品,当它们汇集 在一起时,总是会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现在张昊东要毕业了,带着他在这所学校里学到的所有商科硬知识和通识软文化的 “dots” 去迎接一 个更加广阔的未来,要带着他在这个学校里接触认识到的这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去共同 challenge 他 们的天花板。

         在这个时候你甚至会觉得,毕业对于张昊东而言或许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毕业只是一种学习形式结 束的象征,而属于张昊东自己的学习历程,早就已经开始,并且也永远不会随着某个早就被安排好 的时间到来而戛然而止。

 

       6)

         世人在提到乔布斯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苹果。

          就像当你在CUHK-Shenzhen提到张昊东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 Outing 。

 

 

      备:AJ,Alan Jiang,江卓伦 | Annie,朱恩宜 | Charlsy 杨承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