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傅邱书豪:加与减

  • 2018.05.16
  • 新闻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首届本科毕业生系列访谈 。

采访/章文斐 谢梓珺

整理/章文斐

文/谢梓珺

傅邱书豪(右二)与同学应悦(右一)、黎梓琪(左二)、陈铭佳(左一)组成团队参加汇丰银行环太平洋商赛,并取得大中华区高校最佳赛绩,图为与指导老师林碧莲教授(中)合影

 

傅邱书豪毕业自重庆市南开中学

毕业去向:Cornell University: Master of Financial Engineering (康奈尔大学:金融工程硕士)

       

       三个关键词形容大学生活:充实 自由 有趣

        最想对学弟学妹说的话:学会感恩。

 

 

加与减

 

        2017年,来自学校公众号的推送屡次刷爆了龙大学子的朋友圈: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学生参加汇丰银行环太平洋商赛取得大中华区高校最佳赛绩》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子赴温哥华参加尚德全球案例分析大赛》

        ……

        而带着光环出现在每一条推送中的傅邱书豪,谈及自己最初选择这所学校的考虑,答案却有些出人意料:

        “就这么稀里糊涂来到这里。”

 

        (1)

        高中生傅邱书豪的人生蓝图里从来没有考虑加上这样的地方:出了由旧工厂改造成的图书馆,就一眼望到了校园的尽头。空白取代想象中的精彩。一心想要去香港学数学的他,面对不太满意的高考成绩,抱着“离香港近一点”这样的想法选择了他即将度过四年的地方。

        傅邱书豪在龙大的开始并没有如他想象中一样美好。

        他有一点点不习惯:没有社团,没有学生组织,甚至没有太多可供加选的课程。高中思维的惯性让他对新的生活充满不解:为什么没有选择?

 

        (2)

        理科生傅邱书豪对剧本创作,文学历史方面的兴趣大半源于高中丰富的社团活动。“高二的时候有戏剧选修课程,那时候整个年级一天不上课去表演。我们改编了鲁迅的话剧,把鲁迅笔下的人物串在一个场景里……”这段有声的记忆让大学新生傅邱书豪有了创立戏剧社的念头。

        “那场演出十分成功。”

        动力来源于成就感。《心经》是傅邱书豪继高中的鲁迅人物集之后又一部全身心投入的话剧:“以前喜欢小说,但其实不懂戏剧,创立戏剧社之后才真正深入剧本创作。”作为戏剧社的首部作品,傅邱书豪选择了张爱玲的冷门小说《心经》进行改编:“张爱玲的经典作品发挥的空间不大。《心经》相比更为短小,话剧的原创味道也更浓。”之后《心经》剧组受本部老师邀请参加了深港澳话剧节并在澳门演出。那个曾经为没有选择而困惑的傅邱书豪已经为自己开辟了许多可能。

        “没有选择就自己去做嘛。很重要的是观念转变。”

 

        (3)

        傅邱书豪在大学生活里的加法并没有止于社团。

        大一的时候,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参加了香港759阿信屋举办的商赛。“现在回想起当时的proposal,觉得写得挺烂的。”话虽这么说,但是飞舞的眉毛透露出了这段经历的精彩:“每个参赛队伍在全世界范围搜集零售产品,分析,并由759阿信屋进口出售,比较各队选品的销量。那时候我们每周去和759的department开会,员工专门带我们做采购。那也是我第一次使用Facebook这些国外的应用。”

         “可惜最后我们选择的那个西班牙品牌不愿意进入香港。。”

        或许对于很多记忆,结局都不是最重要的。在傅邱书豪的回忆里,第一次和队友研讨到深夜,第一次尝试写商业计划,第一次在香港体验截然不同的工作模式都是难以忘记而又无可取代的。 那些很久很久以后提起还会不自觉露出笑意的片段,被贴上759商赛的标签,永久地封存着。

        加上社团,加上商赛,傅邱书豪的生活已然不同于刚踏进这所学校时的空白无趣。

 

        (4)

         大一暑假,傅邱书豪独身一人去香港实习两个月。

         谈起那段香港实习经历,傅邱书豪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香港公司是如何步伐紧凑地工作,而是那个夏天闷热的午后。

        “那时候在香港租房,房间很小,生活节奏很快,待着很闷,空调发动机很吵,人又很多。搭乘地铁,过马路,嘟嘟嘟的声音紧追不舍。”

        生活不同于旅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遍地的车水马龙带给初涉港岛的傅邱不是身在繁华都市的新鲜感,而是独处异乡的烦闷与不安。但幸好在那些人声喧嚣盖过蝉鸣的午后,在工作之余的空白时光里,还有那些远在千里的人近在心底,为他加油打气。

        后来的夏天,当二十岁生日的傅邱书豪与女朋友和专程来深的父母再一次踏上港铁时,迎面而来的不再是令人心烦的关闸提示音,而是带着幸福感的满足。漫步弥敦道的傅邱书豪不再是孤身一人。那些远在千里的人一下子来到了身边。

        “当然是很开心。那一天走了很远,很累,但是吃了在龙岗吃不到的火锅。”

        “其实二十岁生日还有一个很开心的原因是唯羽也一直跟我们在一起。”

        CUHK-Shenzhen有一句口口相传的话:对于有些大学生而言,只有两件事是有意义的:GPA与求偶。但在傅邱书豪的大学生活中,值得珍惜的远远不止这两件事情。

        在19岁遇见的那个笑起来有圆圆卧蚕的女孩子,因为兴趣相通而开始,因为越来越互补而维持,相处越久越习惯。同时傅邱书豪也庆幸自己拥有一对开明的父母,从不会干涉他的选择,甚至在他请求帮助时也不会直接替他做决定。但独立不意味着疏离,跟父母分享生活与学习是傅邱书豪每周一定要做的事情。

         

        (5)

        从香港实习回来后,傅邱书豪的生活里加上了找方向。在找寻未来方向的同时,傅邱书豪开始计划为升学做准备:去美国,读Finance。

        傅邱书豪觉得自己好像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便心生后悔的少年了。

        傅邱书豪很忙。

        大三的他接受了林碧莲教授的邀请加入代表学校的商赛队伍。无数个伴着星移月落模拟练习的夜晚,疲惫不堪仍然坚持24小时模拟练习。为不够强大在pre上胡言乱语而羞愧难当的傅邱书豪也曾想过:如果去了另一个学校我会变成什么样?

        大学可以有很多种过法,空白也可以有无限可能。

        忙碌的大学生活让傅邱书豪学会了做减法。减去灯红酒绿,减去划水拖延,偶尔在学累了的时候看一部新上映的电影,把所有的情绪留在剧情里,再回到现实中继续前行。傅邱书豪曾说当你看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烂的片子的时候,你会有种很庆幸的感觉。

大概是庆幸自己没有辜负生活,没有为了外物而失去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