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习武者」程乐帆

  • 2018.05.16
  • 新闻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首届本科毕业生系列访谈 。

       采访&撰写:宋易

       程乐帆

       毕业自深圳市南头中学

       毕业去向:纽约大学环球市场研究硕士项目

 

       0 )
       CIDE (创新创业创意中心)又开始装修了,在CUHK-Shenzhen的首届毕业生即将准备着离去的时候。
       有很多个夜晚程乐帆会坐在 CIDE 里的长桌边,在巨大的显示屏前,手边是一本 GMAT 教材。你时常能在 CIDE 看到他。高个子,穿着一身潮牌,发型精致,却学生气十足。

       1 )
       程乐帆,坐在 CIDE 中的程乐帆,穿着潮牌的程乐帆,拿着 GMAT 的程乐帆。你很难把这样一个浑身上下充满着现代气息的程乐帆和「习武者」的形象联系起来,但他确乎是一个热爱武术的人。不是那种停留在嘴炮和阅读观影层面的热爱,不需要刻意的长袍和须髯,而是真实的长久的投入。高中时期他就已经开始了武术的学习,也曾想过建立一个社团,能够聚集武术的爱好者们一起练习。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最后并没能做成。而进入大学以后,他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2 )
    「这里跟别的学校不一样,这种经历,除了我们也不会有别人有了」
       他是这所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之一。那是最坏的年代,他们面前什么都没有,没有新教学区,没有上园,没有这样那样的社团,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宿舍,而需要借住在学校对面的一所学校。那是最好的时代,因为他们的面前什么都没有,是生机勃勃的⼀片土地。那些别的学校里理所当然地存在着的东西,那些社团,学⽣会和创业组织,在这所学校里,是他们将要建造的东西。而从这片土地中生长出来的每一个部分,都会被打上他们的烙印,这所学校的第一批学生的烙印。
       现实会让理想蒙上灰尘,会让理想的种子枯萎,会让理想的萌芽夭折,但也会有倔强生长着的理想,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一开始程乐帆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社团,能够把对武术感兴趣的人聚集到一起,一起玩一起练。等到真正建立起武联社时,他发现很多人虽然有着兴趣,但其实并不会武术。于是他开始思考教学,思考每周的训练,思考举办活动。从某一个时刻开始,热爱变成了责任与身份认同。曾经他建立武联社只是简单地想要找到兴趣相同的人一起练习。后来他开始想要让武联社发展壮大。
       那些理想开出来的花,人们只能看到它们光彩亮丽的部分,却看不到栽培它们的双手上,有多少的深深浅浅的伤疤。

       3 )
       「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我们的高中生涯,所有事情都是别人帮你安排好的。你的时间不需要你去安排,你只需要按部就班。你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高考拿到高分。但是上大学之后,目标就变得非常多样化。你可以有很多选择,你可以选择去社团,你也可以选择去实习什什么的。」
       在武联社发展的过程中,有新人到来了,也有旧人离开了。随着年级升高与课业压力的增加,程乐帆开始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慢慢的也有了退出的念头。可是曾和他一起经营这个社团的人都已经离开,他是这个社团未来的保证。而程乐帆坚持到了最后,他把学弟学妹们培养了出来,然后离开。
       「同时你可能会开始第一次意识到你的能力是有限的,你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你能同时处理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在那个时刻你会发现,你的时间是要靠自己去管理的。你不再像高中那样了。你可以选择的东西有很多,但是你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否则什么都可能拿不到。」
       武联社是程乐帆在这所学校的头两年曾经付出最多心血之处。他所有的心血都在里面,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是一个人的全情投入。后来他也曾感到有一点后悔,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但是在当时的他看来,那些都是值得的。

       4 )

       进入大三,程乐帆开始将重心转移到了学业与职业规划上。

       「人的决策是取决于人的认知,人的认知则来源于你所接触到的信息。大一大二的时候,我接触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认知也是非常的有限,所以做出的决策也是有局限性的。那些决定,也许在当时是我想要的,但可能现在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了。」

       与「创造未来」的那部分的美好不同,在职业规划与升学的方面,曾经的他能获取的信息太过贫瘠。他们并不像今天的大多数CUHK-Shenzhen学生一样,能够得到各种各样的关于升学与就业的种种指导。作为第一届学生,他们也没有学长学姐可以请教。所有的一切只能依靠自己去探索,跟着内心的想法走,即使有时他的心中也并不那么清楚,未来该往哪里走。

       「我想重来一次,会好好学习争取一个好的 GPA,会尽早开始自己的职业规划,包括实习之类的。其实这种重来更多的是偏向未来的,是基于现在的我对于未来的忧虑,基于我的希望和我的无力感。我希望是回溯到过去去解决这些问题,当然这是一种幻想。所以我说我想重来一次,我会想象,如果回到过去我会怎么样去做,然后使现在的处境变得更好。但如果是重来一次,可能我现在遇到的忧虑还是该有的还得有。」

      他还是热爱与关注着武术,只是那一个程乐帆或多或少的被隐藏了起来,你还是能从朋友圈里看到他关注着武术的种种信息,但更多的时候,你能看到的他,是那个坐在 CIDE 的长桌旁,手边放着一本 GMAT 教材,学习到夜里近 12 点,然后去赶最后一班回上园的摆渡车的程乐帆。


   

      4 )

      CIDE 开始装修了,在龙岗大学的第一届毕业生离去的时候。

      现在程乐帆的长桌不见了,那个曾经的 CIDE 被开辟为创业组织的办公室。CIDE 建成的时候程乐帆还是个大二学生,现在他要毕业了,那些 CIDE 的日夜转化为了  offer。他将要离开这所学校,作为这所学校的第一届毕业生,离开这所学校。

      如果你以前经常去 CIDE 话,你应当会看到程乐帆。他很高,穿着一身潮牌,发型精致,戴着学生气十足的眼镜。他会坐在长桌边,在巨大的显示器前,手边是一本 GMAT 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