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学勤问道第十一期: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 2019.04.22
  • 新闻
2019年4月15-16日,学勤问道第十一期有幸邀请到了吕佳老师为师生们讲解昆曲文化,实践传授昆曲演绎技巧。

每个民族都有一种高雅精致的表演艺术,希腊人有悲剧,意大利有歌剧,英国人有莎剧。而中国人的“雅乐”是什么?是昆曲。诞生于元末明初、成熟于明朝嘉靖年间的昆曲,至今已有六百年多历史,被誉为中国戏曲的“百戏之祖”。白先勇先生曾说过:“昆曲无它,唯一美字”。昆曲究竟“美”在何处?4月15-16日,吕佳老师在讲座台上一唱三叹,台步行云流水,浸染着江南的氤氲水汽,伴着缠绵的吴侬软语与水袖翻飞,眼角眉梢俱是风情。

学勤X人文:昆曲示范讲座

昆曲的一招一式、一腔一调,其实都颇有讲究。在讲座最初,来自人文社科学院、学勤书院的陈亮亮老师向我们介绍了昆曲的发展历程。昆曲开始只是民间清曲、小唱,到明嘉靖年间,杰出的戏曲音乐家魏良甫对昆山腔加以改革,使其更加委婉细腻,流利悠远,人称“水磨腔”。昆剧具有完整表演体系,遗产丰富,是我国民族文化艺术高度发展的成果

接着,便见吕佳老师掀幕而出,通过一系列生动的讲解、示范与表演,正式带我们步入昆曲的斑斓之旅...

昆曲属于“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作为唱、舞、演和文学创作之集大成者,昆曲从选角到表演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矩“,想接触昆曲、学习昆曲,第一步便是了解这些规矩。吕佳老师从昆曲的表演行当开讲。昆曲行当分工非常细腻——人们所熟知的便是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但随着表演艺术的发展,昆曲行当角色又可进一步细分,且在挑选演员及扮相上十分讲究:如“旦”可分老旦、正旦、五旦(闺门旦)、六旦等。老旦扮年老妇人;正旦作已婚妇女;闺门旦大多扮美貌含蓄又富感情的深闺少女,如《牡丹亭》的杜丽娘、《玉簪记》的陈妙常;六旦则以丫环或性格爽朗的少女为主,如《西厢记》的红娘、《牡丹亭》的春香、天真活泼但不逾矩。“生”以官生与巾生为主,官生是有权位功名的男性,巾生则是风流潇洒的文人雅士。“末”大都带髯口登台亮相,因此需通过训练使人中偏长。“净”以油彩勾出特定造型,花脸登场,脸谱的绘制便直观体现了角色的好坏定位,如坏人大多面带白色,关公红脸。“丑”在剧中一般讲方言,如苏州话、扬州话,更接地气。

不同行当的表演要求也有所不同,五旦(闺门旦) 嗓音讲究宽而甜,实腔与虚腔分明,举止端庄大方。六旦着装不带水袖,嗓音细而脆,演唱节奏较轻快,需注意行腔运气、步法身段。正是多种行当在舞台表演中完美融合,才使得昆曲更加鲜活。聊完选角,昆曲的学习才刚刚开始——昆曲的基本功在于“四功五法”。每个演员都须经过严格的“四功”、“五法”入门训练,打下坚实基础,进而与人物性格融会贯通,才能呈现完美的表演。四功代表着四种表演功法:唱为演唱,念为念白,做指身段动作、脸部表情等,打则是翻打跌扑的总称。昆剧行腔以缠绵婉转、悠远柔缓见长,注重声音的控制和节奏。正如西方音乐有五线谱记谱,昆曲也有曲谱记调,称“工尺谱”。不同的腔调又包含着不同的情感表达,思闺时的“一唱三叹”,谈情时的“吴侬软语”,万般变化皆不离其中。“五法”则具体指“做功中的“手眼身步法”五种技法。中国美学讲究圆润委婉,张弛有度,这在昆曲文化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动作上,昆曲要讲欲左先右,欲进先退,欲高先低,欲快先慢,欲扬先抑。动作讲究章法,眼随手走,身心结合,眼神带戏。闺门旦行路如凌波微步,荡起裙摆却不漏脚,尽显端庄,水袖翻飞,时而娇羞,时而哀怨。为使大家更好地体会“四功五法”在表演中的运用,吕佳老师现场展示「杜丽娘·惊梦」中「皂罗袍」、「山坡羊」两支曲。

昆曲规矩谨严,讲究章法,但塑造人物却不能拘泥于程式化的表演。既要遵守“规则”,又要仔细揣摩剧中人物的性格,使之更生动形象并贴近生活,才能打动观众。吕佳老师借三本折子戏,向我们解读了三位女性的“人生如戏”。“呀......",锣点一起,恍惚间听得远远传来一声叹息,长长袅袅。只见她蹁跹小步,悠悠登台,水袖流连道不尽风韵楚楚,一唱三叹说不尽轻柔委婉。似二月新柳,如三月春风,轻轻撩动人心。吕老师的精彩演绎,赢得在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牡丹亭:杜丽娘:闺门旦的表演艺术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 《牡丹亭》是明代汤显祖所写传奇,戏演宋朝南安太守之女杜丽娘,于春日游园后感伤成梦,梦中与一俊雅书生在牡丹亭欢会,梦醒相思成病而亡,后化为魂魄寻找现实中的爱人,人鬼相恋,最终起死回生,终与柳梦梅永结同心。《山坡养》写杜丽娘游园之后,感叹姻缘与命运不能自主。吕佳老师以细腻的身段与神情,诠释了大家闺秀不能语人、却又无可释怀的幽思缱绻。

本活动吸引了许多校内外昆曲爱好者慕名前来

西厢记红娘:六旦的表演艺术

《西厢记·红娘》从《南西厢》传奇本整理和改编而来,以红娘为主线。“红娘”已成为媒人的代名词。红娘在戏中是一个生动有趣的角色,能言善道,俏皮伶俐,尤其能凸显昆曲六旦的表演特色。吕佳老师唱、念、做、舞一气呵成,将红娘表现得活灵活现。

潘金莲: 痴情而绝望的旦角演绎

【锦缠道】“梦魂摇,这新愁促上眉梢。恼蝉儿聒噪,怕残夏催得红减香销。空留得美貌无瑕,枉自向秋风枯槁。啊呀,老天呵,蓦地里,俊才降下,啊呀,从天降。若不送清芳缭绕,怕红颜难自保,需趁这锦帐流苏春意好。”《潘金莲》讲述潘金莲跌宕曲折的一生——潘金莲被迫嫁给相貌奇丑、五短三粗的武大郎,见武松英姿挺拔,情念顿萌,言语试探却遭武松斥责拒绝,其后与西门庆纠缠沉溺,被武大郎撞破,毒杀武大郎,最终被武松亲手杀死。这是一场有很大跨度的表演,自闺门旦到正旦,且因潘金莲人物与剧情的多变,对演员的表演张力有极高要求。潘金莲一直是坏女人的鲜活代表,被钉在耻辱柱上,被认为是妖艳、淫荡、狠毒,但在吕佳老师的演绎中,她纵使有可恨之处,也是一个可怜、可叹、可悲的女子。吕佳老师在现场演绎了《诱叔》一折的【锦缠道】这一支曲,将潘金莲的思春情怀呈现在观众面前。

此外,吕佳还播放了《服毒》这一片段。不同于以往,新版《潘金莲》设计了王婆不断逼迫潘金莲投毒,而潘金莲内心百般纠结的情节,为“潘金莲”这个角色更增添了一份人性的复杂。戏曲通过不断完善故事的来龙去脉,还原一个女人的喜怒哀乐与情感欲望,呈现给观众解读与判断。对唱腔做功的处理、分寸的拿捏、角色的把握,使吕佳塑造了一个又一个传神的人物。时光清浅而过,这些年吕佳是舞台上武艺高强又傲娇的杨婆,是聪慧伶俐的红娘,也是明艳如火的潘金莲,诠释了书生小姐缠绵悱恻的爱情,也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市井一生,指尖轻点,时而满腔哀怨,时而风情万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