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第一讲】世间只有情难诉:汤显祖与《临川四梦》

  • 2016.11.16
  • 新闻
在剁手的双十一,有人钱包迅速瘦身,“单身狗”会受到秀恩爱的“暴雨伤害”,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同学们却聆听了一场“世间唯有情难诉”的精彩讲座。港中大(深圳)人文社科学院邀请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教授兼学部主任,昆曲研究推广计划主任华玮教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戏曲盛宴。

          在讲座上,华玮教授讲起了自己与戏曲文类研究工作的因缘,并介绍了香港中文大学“昆曲研究推广计划”。华玮教授表示今年是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她希望通过这次讲座,能在港中大(深圳)的师生心中播下一颗“种子”,让同学们来灌溉,将戏曲这份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精粹传承与发扬下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在抛出汤显祖的名言后,接下来,华玮教授详细介绍了汤显祖的人生轨迹、三教思想在其作品的体现,以及《紫钗记》、《牡丹亭》、《南柯记》与《邯郸记》这“临川四梦”的剧本内容。娓娓道来的讲述,凄美感人的故事,视频中悠扬婉转的琴声,再配上演员深情细腻的唱诉,一幅亦真亦幻的晚明社会画卷在观众眼前缓缓地铺开。

        “因情成梦,因梦成戏”,这是汤显祖对自己艺术追求的总结。在此基础上,华玮教授分析了“临川四梦”的写作目的,即“言情以召唤有情天下”。她还分析了作品的艺术特色,如晚明三教视野下的情与自我的探寻、情的全景式(panoramic)书写等等;并点明了“对梦越来越自觉、执着的书写表现了作者的主体意识——既表达个人对情的反思,也旨在挑战和改变当代人对待现实人生的方式”以及“梦是情的外化,反映人内心种种的挣扎和追寻;戏是对情的深思”等核心观点。

           或许一声浅吟、一袭素影便能倾诉心中情愫,或许一个意境、一场短梦便能映射大千世界。华玮教授的这场讲座能带给同学们的不仅仅是情感上的动容与共鸣,更多的,还有对情如何与道德伦理及社会政治秩序相整合、如何追寻梦想如何对待现实人生的反思和顿悟。

学生感言

冀雯靖  2016级理工学院

        “因情成梦,因梦成戏”,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以细腻婉转的笔调,将这世间至情娓娓道来,婉约动人的戏文配以昆曲精致优美的唱腔,将那本是如千丝万缕萦系心头的“情”字倾诉得淋漓尽致,动人心魂。世间唯有情难诉,是因为这情思本就是超越一切,甚至超越生死,而艺术的魅力却恰然让这“情”字在词句起承转合中,曲韵抑扬顿挫处,在观者心底里生出花来。

           在中国的古典文化著作里,《牡丹亭》无疑是将“情”写得最精妙的作品。杜丽娘游园惊梦,梦中巧遇书生柳梦梅,梦醒相思不止,竟因此忧思成疾,香消玉殒。而那柳梦梅,在太湖石下偶得画像,正是那梦中爱恋的女子,与丽娘之魂重逢后,竟不顾凡俗大忌掘墓开棺,而丽娘果真复活,遂成一段佳话。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爱情的力量超越生死人伦,时间空间。世间诸事,只得一往情深,便已足矣。一点情,千场影戏,万般滋味,个中喜忧哀乐,唯有情之至者,方可彻悟。

           我想,其实我们都能从古典文化中找到属于自己挚爱的一隅,毕竟我们的血脉与这深厚的文化紧紧相依。或许在某个安静的下午,执一盏香茗,临窗而坐,阳光或雨丝都足够诗意,一只婉转悠扬的曲子,一卷微黄的戏文,喃喃低诵,就邂逅了时空交错中的深情。

杨依帆 2016级人文社科学院

         “世间只有情难诉”,跟随着华玮教授的指引,仿佛置身于临川四梦之中,穿越百年去体味汤显祖的“情”。从《紫钗记》到《牡丹亭》再到《南柯梦记》与《邯郸梦记》四梦相辅相成,情的全景式的书写,将昆曲艺术的美妙表现的淋漓尽至。戏曲中的诗词文章语言甚是精妙,情节构筑也起承转合耐人寻味,其所体现的生死,情理,佛道,梦与现实的关系等,留下深刻的思考空间,这使得我对于昆曲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情成梦,因梦成戏”梦是情的外化,戏是对情的深思,真可谓“一点情千场影戏”写尽了人生,感慨万千。同时观看了《青春版牡丹亭》片段,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传统的艺术也可演绎的如此动人,昆曲艺术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学院的讲座办的非常成功,不仅可以了解到传统艺术,还可听名家畅谈,我非常期待接下来的讲座。

简洁 2016级人文社科学院 

            所有文学都离不开一个情字,戏曲亦是如此。世间只有情难诉,万水千山总是情。汤显祖一记《牡丹亭》,杜娘还魂寻情终得圆满,世间情至竟能超越生死。白先勇一出《青春版牡丹亭》,让情深之作仿若新生,年轻的观众,也应有情至的感悟。

           《牡丹亭》中,杜娘来到自家后院,看到满园春色如许,慨叹“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看到外物的美,也看到自己的美,纵是留不住,依然希望青春常驻。《红楼梦》中黛玉葬花,葬的就是青春。年轻轻轻的女子们,竟对情与年华有如此感悟。之后,汤显祖又写《南柯梦》,从情至到情悟。华玮教授说,“好的作品不止给你一个美梦,它让你从梦中醒来,有所反思”。于是《南柯》悟梦,所有亲情爱情功名利禄都是黄粱一梦,“普天下,梦南柯,人似蚁”。继而是度世之作《邯郸记》。依然是一场梦,一场更加虚无缥缈又荒诞的梦。漫长一生伴着唐王朝的宏图大业都埋在枕下,原来眼前尽是繁华相,“六十年煮不得半碗黄粱”。

            临川四梦,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情的全景,从情深到情至,从情悟到情了。就如一部戏曲的起承转合,《牡丹亭》达到了戏的高潮,《南柯》和《邯郸》却能再度升华。“因情成戏”,便是如此。而一部戏剧佳作,离开了情字,也同样少了支柱。情不止是杜丽娘和柳梦梅那超越生死的爱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或许涵盖万事万物。希望能去更加了解汤显祖,或许会有新的感悟。也希望能在更多的文学作品中去感悟“情”字吧。

            最后以华玮教授的话语作结:“年轻人,要有对传统文化的自觉自信”。对,别嘘。